空枝向晚

开学了,闭关修炼,见谅

当你穿凉鞋磨破脚后跟被他们发现

#非典型all审#

#论如何花式贴创可贴#

#炎炎夏日来一发毒#

#隔着屏幕都觉得疼#

#你的脚后跟还好吗#

#ooc,ooc,ooc#

——————————————————————

【三日月宗近】

他正端坐在房间里慢悠悠地喝茶,看到你穿着凉鞋从现世回到本丸,还看到你脱下凉鞋后,露出被磨得红肿、甚至已经破皮出血的脚后跟……

向来淡定自如的他,此刻神情凝重地抿了抿唇,二话不说地找到你放在房间角落里的小药箱,在你身旁坐下来后,抓起你的脚腕就放在自己大腿上……

你猝不及防地脸朝下一摔,关键时刻用双手使劲撑着地板,才没让自己更丢人。

即使是这样,你也明白,你们现在的姿势确实有点……

“爷爷,那个,能不能先让我起来……”

“不行,姬君的伤口还未得到及时处理呢。”

“哎呀这么点小伤根本就不算是伤啦,快让我起……”

听到你满不在乎的话语,他微蹙着眉,将蘸了酒精的棉花朝你脚后跟稍稍用力一按——

“哎哟痛痛痛痛……!”

毫不意外地听到你的痛呼,他固定住了你不断乱动的脚丫,下一刻却放缓了力道,轻轻地拿着棉花在你红肿出血的脚后跟点了点,然后拿出了创可贴……

“乖乖听话,不要乱动。”

“是……”

#今天的爷爷有点可怕#
#这姿势真心觉得好尬#




【鹤丸国永】

他正躲在房间的角落里,看到你穿着凉鞋从现世回到本丸,趁着你脱凉鞋的时候,他偷偷地走到你的身后,本想出其不意地吓你一跳,却不小心瞄见了你被磨得红肿、甚至已经破皮出血的脚后跟……

一向飘忽不定的他,此刻微微眯起了淡金色的双眸,连原本要惊吓你的想法都被搁置在一旁,仅仅只是把手放在了你的肩上。

“哦呀,这真是吓了我一跳。”

说完这句话,他便极其熟稔地翻出你藏在房间里的小药箱,让你跪坐在蒲团上,然后走到你的身后随意地坐下,握住你的脚跟……

“那个,鹤丸……”

“嗯?怎么了?”

“这点小伤不碍事的啦,你快放……哈哈哈哈……!”

“现在还敢说让我放手的话吗?”

“……不、不敢了,之前的话请当我没说……”

听到你带着颤音的话语,他勾唇一笑,停下了刚刚坏心眼地挠着你的脚心的手指,开始为你的伤口进行简单的消毒处理,动作意外地轻柔,带有几分小心翼翼,像是对待一件无上的珍宝……

“最后,是要贴上这么个东西吧?还挺方便的嘛。”

他拿起一个创可贴,饶有兴致地研究了一会儿,便将它牢牢地贴在了你的脚后跟上。

“这样看上去好多了。”

#今天的鹤丸意外的有点帅#
#话说你为什么对我的房间极其熟稔啊#




【一期一振】

他正帮你整理公文,看到你穿着凉鞋从现世回到本丸,细心的他注意到了你走路时有些不自然的姿势,还清楚地听到了你不断的吸气声和压抑着的痛呼……

还没等你脱下凉鞋,他便走过来,温柔地把你其中一只手放在他的掌心,让你能够稍稍借力,逐渐稳定了微微颤抖的身体。

“发生了什么事?主君,您看上去情况不太好。”

“没什么,就是穿凉鞋磨破脚后跟了,这点小事不……诶诶诶……!”

你发现自己的视角突然改变了,这个情况,似乎是被……公主抱了?!

“失礼了,但您现在确实不适合继续走动,所以由我代劳了。”

向来温和有礼的他,此刻也有一点生气了,那双温和的蜜色眼眸也染上了几分焦急和严肃的神色。

你蜷缩在他温暖的怀里,一路被他抱到了床边,他轻轻地把你放在棉被上,询问你房间里小药箱的位置后,不一会儿便提着它来到你身旁。

“呃,那个,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请您放心,很快就好了。”

他坚决否定了你的提议,让你侧躺在棉被上,然后他坐在你的脚边,轻轻地脱下你的凉鞋,握住你的脚腕,用棉花蘸取了一些酒精,在你已经红肿、破皮出血的脚后跟轻柔地点了点,你感觉像是被一根羽毛轻轻拂过,微微有点痒痒的。

最后,他细心地为你贴好创可贴,末了又直直地盯着你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

“完成了,请您务必好好休息,不要随意走动。”

“是、是……我明白了……”

#今天的一期感觉有点特别#
#我只是磨破脚后跟不是摔断骨折#




【药研藤四郎】

他正聚精会神地阅读着你从现世带过来的一些医书,看到你穿着凉鞋从现世回到本丸……

以短刀出色的侦查力,没等你脱下凉鞋,他便敏锐地察觉到,你的脚后跟部分有一点醒目的鲜红在凉鞋绑带下若隐若现……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以超乎寻常的机动值跑去拿自己的药箱,再跑回来,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快到你还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药研,你这是……”

“大将,别勉强自己了,让我处理一下你脚后跟上的伤口。”

“诶诶诶?被你发现了吗?也对哦……”

你讶异地睁大双眼,转而想到短刀的侦查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好吧,好吧,麻烦你了,药研。”

“不麻烦,这也在我的工作范围内。”

他让你侧身坐在地上,然后坐在你的脚边,轻轻脱下你的凉鞋,握住你的脚腕,用蘸过酒精的棉花覆在你红肿出血的脚后跟上,缓缓地按摩着伤口……

“嘶……”

“疼吗?再忍一忍,一会儿就好。”

不一会儿,你感觉脚后跟有点发热,再联想到他的链结台词,脸上不禁开始升温。

“怎么了,大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不,没什么……”

直到他贴好创可贴,你脸上的温度仍然没有消退的迹象。

#今天的药研还是那么可靠#
#大将你的脸一直在发烫真的大丈夫#




END

评论(15)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