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枝向晚

开学了,闭关修炼,见谅

如果刀男和你一起玩UNO

UNO乱入

日常向

全员欢乐向

ooc


灵感来源于生活
好吧其实就是昨天下午一群人玩UNO玩得很嗨……
然后感觉自己玩上瘾了
现在脑子里还是想着再来一局再来一局再来一局……

——————————————————————


某一天,审神者突然想在本丸和刀剑们玩一局UNO。

除去那些远征的人员,在场的刀剑们纷纷表示很想玩但是又不知道怎么玩。

审神者拿出了一副UNO牌,向他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游戏规则,并规定游戏人数最多9人,最少2人。

听了游戏规则之后,在场的刀剑们都跃跃欲试,经过抽签之后,他们决定了第一局的游戏玩家。

然后,9个人围成一个圈。

从五虎退开始,按逆时针方向顺序,依此为:五虎退,骨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次郎太刀,鹤丸国永,药研藤四郎,加州清光,山姥切国广,审神者。

其他人站在他们身后,兴致勃勃地围观。

游戏开始了——

因为是一群新手,所以审神者也相对放宽了游戏规则,采用比较休闲娱乐和非正式的玩法,以及紧张刺激的淘汰制。

每个人都拿到了最初的7张牌。

审神者笑着提议道:“不如让退退先出牌吧,你们觉得怎么样?”

然后,大家都一致默许把先手让给了五虎退。

“非、非常、感谢主人……”五虎退欣喜而羞怯地说道。

他看了看手中的牌,想了想,抽出了一张黄5。

然后轮到骨喰藤四郎出牌,他淡漠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牌,放下了一张黄7。

轮到鲶尾藤四郎,他扫了一眼手中的牌,嘀咕道:“既然如此的话,我就出这张……”然后放下了一张黄2……

“啊哈哈哈!终于轮到我了吗?”次郎太刀豪爽地大笑着,随手丢下了一张黄3……

哎呀呀,为什么你们都跟着出黄牌呢,这样下去真是十分无聊啊……

那么,就让我来带给你们一些惊吓吧!

“黄3吗?那么我就出……红3!”

鹤丸国永嘴角勾起了一丝恶作剧得逞的微笑,抽出了一张红3。

“变成了红牌吗……那么,就用它吧。”药研藤四郎依旧淡定从容、冷静理智,他推了推眼镜,放下了一张红6。

“啊咧?轮到我了吗?”加州清光愣了片刻,仔细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牌……

“我手上只有这么一张红牌,对不住了。”说着,抽出了一张红禁……

“……”这是无言的被被。

“呃,现在轮到我了,”审神者连忙开口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嗯,我出个……诶诶诶等一下,我没有红牌啊……”

于是她哭笑不得地从牌堆里摸了一张牌。


游戏仍在火热地进行中……

又一次轮到了审神者出牌,然后她……

“非常对不起,退退,我只是正好有这张牌……”说着,抽出了一张王牌……

于是五虎退委屈地从牌堆里摸了4张牌……

然而没过多久,又一次轮到了审神者……

“再次非常抱歉,退退,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还有这张牌……”说着,再次抽出了一张王牌……

于是五虎退再一次委屈地从牌堆里摸了4张牌……

但是,事情还没完,又一次轮到了审神者……

“真的非常抱歉,退退,我也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多这样的牌……”说着,抽出了一张蓝+2……

喂喂,你别这样欺负一个小孩子啊……

五虎退他看上去都快要哭了好吗……

幸好今天一期一振不在家……

以上均为在场众人内心的呐喊。

然而,风水总是轮流转的……

在一张反转牌的作用下,大家的出牌顺序开始反转。

轮到五虎退出牌了……

“对、对不起主人……我、我还有这样的一招!”他颤抖地说道,抽出了一张王牌……

全场静默了一瞬……

随后是爆笑和感叹声——

“哈哈哈!主人你被成功将了一军啊哈哈哈!”

“干的不错啊五虎退!”

“不错嘛,还真是吓到我了。”

……

“退退啊,我们何苦要这样互相伤害……”

于是审神者欲哭无泪地从牌堆里摸了4张牌。


游戏仍在进行中……

“噢多,这可真的吓了一跳。”

在说了UNO之后,再次轮到鹤丸国永时,他异常好运地用完了自己剩下的最后一张牌,成为了本局游戏的第一个胜者。

“几乎是轮到你,牌就会马上变色……好了好了,我们这些人继续继续。”审神者无意识地吐槽了他一句,然后提醒其余人继续游戏。

随后,大家都陆陆续续地说了UNO。

“我,就是我……”被被喃喃自语了一句,用完了最后一张牌……

……

“赢了。”骨喰藤四郎依旧面瘫,也用完了最后一张牌……

……

“我、我赢了……对、对不起……”五虎退怯怯地说道,也用完了最后一张牌……

……

“好的,喝杯酒来庆祝吧!”次郎太刀潇洒地起身,也用完了最后一张牌……

……

“这真是,十分漂亮呢。”鲶尾藤四郎感叹了一句,也用完了最后一张牌……

……

“赢了呢,大将。”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也用完了最后一张牌……

……

“嗯,这算是理所当然……的吧……”加州清光看着审神者欲言又止,也用完了最后一张牌……

最后,只留下审神者一个人拿着一手的牌欲哭无泪。

“啊啊啊啊,好气哦,为什么明明是我最先喊了UNO,最后输的那个人反而也是我啊……”

“嘛,主上也不要太难过,区区一局而已,输了的话,再来一局就是。”

“是啊是啊,我在旁边看着看着就很想参与进去啊!”

“主人,下一局能不能让我也加入呢?”

……

于是,审神者和她本丸的刀剑们玩了整整一个下午的UNO……

——————————————————————


审神者的原型绝对不是我

作为原型的那个妹子,当时正巧坐在一个小孩子旁边,然后不断出王牌……

我们这一群人憋笑憋得很辛苦,想笑又不敢笑……

【求小孩子的心理阴影面积】

最后,她也成功被反杀……

然后,一大一小两个人就开始不断给对方罚摸牌……

那场景格外……不行了我要憋出内伤了……

可能是她总是“欺负”那个小孩子的原因吧,那位妹子输得很惨,一个人被留到了最后……

我们跟她开玩笑说这就是报应吧……

然后,一群人又兴奋地继续玩UNO……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