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枝向晚_复习备考淡圈

“樱花香色今何在?剩有空枝向晚风。”


常驻刀剑乱舞

游戏玩不了没事还有动画呢_(:з」∠)_

秀吉推←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ω⁄•⁄ ⁄)


期末考试淡圈_(:з」∠)_

我们的本丸,今天依旧没有数珠丸

*自家本丸二三事

*限锻怕不是假的吧

*婶第一人称视角

*一期婶

——————————————————————

1.

“一期尼,数珠丸为什么总是不来我的本丸呢?”

我对正在帮忙整理桌上文件的近侍说道,这位温润如玉的王子殿下转过头,快速地督了我一眼之后又把头转回去,继续低头做着手中的工作。

“请您放心,他总有一天会到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近侍先生并没有抬起头看我,一直低垂着头,仿佛在他的眼中,那些枯燥无味的文件是多么有趣的事物。

“唉,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到那一天。”

我叹了口气,打算出门透透气,缓解一下此时此刻内心的沉闷与疲倦。

就在我转身踏出房门的一瞬间,我并不知道,身后的一期一振忽然抬起头,复杂地望着我的背影,蜜金色的眼眸有些黯淡。


2.

“三日月,莺丸,你们说,数珠丸为什么总是不来呢?”

我对一如往常坐在套廊上闲适品茶的两位老人家说道,深蓝发色的付丧神闻言,不出意外地“哈哈哈”笑了几声,而抹茶发色的付丧神自顾自地又呷了一口茶水,仿佛对此充耳不闻。

“哈哈哈哈,说不定,他并不愿意来到这里。”

“哎哎哎?!”

“开个玩笑,您无需为此介怀。”

三日月和蔼地微笑着,双眼眯成了弯月儿。

“也许是时候未到吧。”

一旁的莺丸忽然插话道。

“哎?是吗?”

“嘛,谁知道呢……唔,能在这里悠闲地喝茶真好呢,要来一杯么?”

“茶?哦,不用了,谢谢。”

我婉拒了他的邀请,莺丸没说什么,继续捧起了茶杯。

与两位老人家不着调儿地又闲扯了几句,我离开了这里。


3.

“青江啊,你的那位同刀派的表兄为什么总是不来呢?”

我对一脸陶醉?地擦着金蛋蛋……不对,是金色刀装的绿色长发付丧神说道,这位总爱讲内涵段子的老司机朝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说:

“难得过来找我,只是为了这件事吗?”

“当然。”难道还有别的事吗……你个老司机。

我在心里正儿八经的吐槽道。

“真可惜……不过,你即使问我,我也不知道哦,就算是同刀派的刀,我和他也没什么交集,自然不清楚他的事情。”

说着,他低低笑了几声,笑声听起来既诡异又阴森森的,直教我心里发毛。

离开的时候,我心想,果然以后还是少来这里吧。


4.

“呐,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是吗?这么明显吗?”

“再明显不过了,发生什么事了?”

“唉,说来话长啊……”

我的本丸突然来了一位客人——审神者A,我们两个的就任日期相差不大,虽然在演练场上几乎天天见面,但我们两个的本丸却相隔十万八千里。

说起来,我和她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因为我们两个经常在演练场上被安排为对手,一回生二回熟嘛,打着打着自然也就熟悉了,互相交换了本丸的坐标后,她有时会来我的本丸做客,我亦是如此。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股脑儿地全说了出来,她本来在喝着茶,结果呛得咳嗽连连,还差点喷出来。

“咳咳……”

她好不容易缓过来,杏仁般的大眼睛直直瞪着我,然后同样叹了一口气,愁眉不展。

“唉,我也一样,小贞啊小贞,你在哪里啊……”

我们两个顿时感慨万千,源源不断地诉说着世间对非洲人的种种不公和刁难,仿佛我们两个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密友。

谈话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我们仍然意犹未尽。

临走前,她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道:

“如果下次在演练场上遇到我,你可不可以……稍微放点水?”

“我只能告诉你,别想太多了。”

我假装考虑了一下,然后果断拒绝了。

毕竟,全天候制霸演练场,是我为数不多的目标之一。


5.

送走了审神者A之后,我看到自己的近侍先生正在收拾桌面上凉掉了的两杯茶水,一瞬间,我突发奇想……

“一期尼,我想问你个问题。”

“您请说。”

“我听说过一句话,‘是魔杖选择巫师,而不是巫师选择魔杖’,就像审神者唤醒器物中沉睡的‘思念’一样,先不讨论是否具备足够的能力召唤出付丧神,我的关注点仅仅是,付丧神是否会回应其的召唤。”

一期一振思索一番后,点点头,疑惑地看着我,开口道:

“您说的有道理,那您的意思是?”

“不论是数珠丸也好,小乌丸也罢,他们现阶段都没有回应我的召唤,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也许是我现在的能力不足以召唤他们,也许是时候未到,也许是他们不愿意回应我吧……”

我越说下去,语气越发低沉,一期一振陷入了沉默。

“但是,你们却一一回应了我的召唤,这让我感到十分欣慰和高兴。”

我注视着那双蜜金色眼眸,继续说道:

“我还清楚记得,最初见到你的那一天,我以为自己在做梦,梦见了一位衣着华丽、言谈举止温文尔雅的王子殿下站在我的面前呢。”

“请,请您不要这样说……”

一期一振白皙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他的目光变得有些躲闪。

“我想知道为什么,一期尼为什么选择了我呢?”

我鬼使神差地走上前,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伸出手,直接抚上了他的脸。

“!?”

一期一振的表情立刻变得相当震惊,透过手心,我能感觉到他全身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僵在原地。

“回答我吧,一期尼。”

僵持了不大不小的一段时间后,在我以为他接下来会十分不好意思的、羞答答的告白时,我忽然听到一声轻笑。

“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反应,我的内心有点不知所措,搞不明白到底是哪个地方让他觉得好笑。

“哈哈哈,抱歉失礼了,只是觉得……”

一期一振忽然弯下腰,低头在我耳旁轻声说:

“这样的您,真是意外的可爱呢,特别是以为计划成功时,不自觉上翘了嘴角……”

听完后,我感觉自己老脸一红,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些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日常习惯性小动作,竟都被他一一看在眼里,并默默地记了下来。

“那么,谨遵您的命令,回答您刚才提出的问题吧。”

一期一振的呼吸近在咫尺,温暖的气息吹得我的耳朵痒痒的。

“因为,您是我所认定的依附之人,从一开始感受到您的召唤之后,我就下意识地回应了。”

“硬要说理由的话,就只能是没有理由的理由吧。”


6.

我们的本丸,今天依旧没有数珠丸。

……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属于我的那份平淡如流水的日常,照样继续下去。




END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