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枝向晚_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樱花香色今何在?剩有空枝向晚风。”


常驻刀剑乱舞

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秀吉推←然而粮好少经常吃不饱


反射弧超长,擅长自娱自乐_(:з」∠)_

给刀刀们的四十九封信(打刀篇·上)


*漫长的百日

*自家本丸

*打刀的场合

——————————————————————


第十二封

「致  鸣狐,

嗯,小叔叔好。

第一次见到您,还以为您是从东京吃货那里跑出来的,或者说和脑白金有什么亲戚关系……

啊,不不不,非常抱歉,只是觉得从外表上看,您与他十分相似,具体来说,相似度达到了七成左右。

不过,仅仅是外表相似而已,在其他方面,诸如性格、个人经历之类就完全沾不到边了。

说起来,似乎一直听到的话语,几乎都是您随身的那只狐狸所说的呢,几乎未曾听到过您亲口说出的话……

嗯,我明白您不善言辞,但出于私心,还是希望能听到更多您本人亲口说出的话语……抱歉,这样的要求是否显得有些过于唐突了呢?

只是觉得,您本人的声音很好听,想更多地听到一些。」

“鸣狐,收到了一封信,是谁写给你的?”狐狸跳上鸣狐的肩膀,好奇地把头凑近信笺。

鸣狐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是主上。”

“唔,是主上大人么……什么?!”

不理会狐狸的惊呼,鸣狐定定地注视着信笺,良久,他那面罩下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想更多地,听到我的声音么?”




第十三封

「致  宗三,

与你初次见面时,那瘦骨嶙峋的身体,苍白无血色的皮肤,哀愁的面容,令我十分印象深刻。

此后,总会时不时地关注着你,总感觉一阵狂风刮过来就能把你掀倒在地上,或者会一不小心染上风寒什么的……

啊,非常抱歉,只是在看着你的时候,内心总会有这种感觉而已。

你曾问过我,是否也想让天下的象征陪侍自己。

那时,我是这样回答的:我首先看到的,只有宗三左文字,而不是什么天下的象征。

现在,我的答案依旧是如此。

虽然事实上,你如果不向我主动提起你是天下的象征这件事,我可能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会知晓吧……(划掉)

嗯,我明白,你一直以来都渴望作为武器在战场上战斗,而不是作为一个艺术品被束之高阁……

或者,用你的话来说,是作为一只笼中鸟被囚禁着、束缚着……

也许你到了我这里,依旧觉得自己只是从一个牢笼到了另一个牢笼而已……

但,还是希望你能在这里生活得更加愉快。」

宗三左文字放下信笺,幽幽叹息一声。

“……您是这么认为的么?”




第十四封

「致  清光,

清光,是我的初始刀,亦是陪伴在我身边时间最长的刀剑,同样,也是最为了解我的刀剑。

从一开始,在这座本丸建立之初,仅仅只有你和几个小短刀,在那时,你俨然成为了这座本丸的顶梁柱……

后来,本丸逐渐壮大起来,兼先生、大俱利、骨喰、鲶尾、堀川、长谷部、一期、石切丸……

他们逐渐来到了这里,现在的本丸已经看不到最初的寂寥了,这里人数众多,每天热热闹闹的。

在我的内心深处,你一直是非常可靠的,总感觉有一些事情只有你能做到,别人无论如何都不行……

说起来,那时第一次帮你涂指甲油,是我第一次帮别人涂指甲油。

其实在遇到你之前,自己未曾接触过指甲油……

不过,我感觉现在涂指甲油的技术还过得去,也是多亏了清光呢。

总之,谢谢你,陪伴在我身边,与我共同成长。

P.S.清光一直都很可爱呢。」

“嗯?居然有我的信吗?是谁写给我的呢……”加州清光拿起了桌面上的一封信,他疑惑而好奇地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纸。

片刻后,他微红了双颊,声音竟有些哽咽,“主上……一直是这样认为吗?我真的很可靠,也很可爱?”




第十五封

「致  安定,

虽然已经记不清你是何时来到本丸的,但你很早就来了,好像距离本丸成立才不过两日。

当时,清光一看到你出现,他前所未有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至今,我对此仍然记忆犹新。

考虑到你们俩的羁绊与情谊,那时我便自作主张地将你们安排在一个房间,不仅如此,安排出阵、内番和远征时,也尽量把你们排到一起……

……的确很自作主张是吧,但是,看到你们相处很融洽,我便放心了。

以及,安定真的非常憧憬崇拜着冲田君呢,身上有很多地方与冲田君非常相似……

嗯,他的确是一位值得憧憬的人,我从心底也认为如此。

虽然在你心里,也许我尚不及他的十分之一,但我仍然在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总之,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大和守安定刚刚打开信封,拿出信纸,加州清光正好从门外走进来,他瞄了一眼信纸,“你也收到了主上写的信啊……”

“你不也是。”大和守安定拿着信笺,看到前半部分的内容,不禁会心一笑。

“诶诶?上面写了什么,你笑得这么开心?”加州清光狐疑地望着他。

“没什么。”大和守安定浏览了一遍信笺后,把它重新对折好,放回了信封里。

“冲田君……还有,现在的主人……”

他发出了一声轻喃,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可以听到。




第十六封

「致  歌仙,

初次见面时,便被你胸前的那朵牡丹所吸引,听到你自我介绍说自己是爱风雅的文系名刀。

也许从那一刻起,风雅、文艺便与你的形象一同深深地刻入了我的脑海里。

其实,在我心目中,一直对古典文化和文人墨客怀有莫名的憧憬,也想变得更文艺,或者更雅致一些,然而……

……咳咳,往事不堪回首,还是不提了。

相处久了之后,了解到你不仅擅长写和歌俳句,还擅长对茶具、武器等进行鉴定,还会做一些料理……

总觉得,你多才多艺,很厉害呢。

如果可以的话,挺想跟你学习和歌……唔,一直都对和歌挺感兴趣的。」

歌仙兼定颤抖着双手,放下了信笺,他深呼吸了好几下,似乎在平复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

良久,他深深叹息了一声。

“唉!不是我故意这么说,但是……主上啊,和歌对于您而言,还是过早了……”

“不,我的意思是说……虽然对于您的赞美感到很高兴,但是……您该好好地,先练练您的书法,如何?”




第十七封

「致  兼先生,

嗯,写这封信的时候,一时忍不住使用了堀川对您的称呼。

不过,平时在本丸里也同样是这么称呼您的。

虽然您也许是本丸里年龄最小的,呃,与其他人相比。

但在我看来,您同样属于长辈。

说起来,兼先生早在很久以前,就来到了这里呢。

初次见面时,感觉您既强大又帅气呢,是真的这么觉得。

后来新学会了一个词:爱抖露,意思就是偶像,总感觉您是最具有爱抖露气质的刀剑。

您时常说,您是实用性与美观并存的刀剑,这一点,我很赞同。

以及,您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些实用性与外表的观点,现在仔细想来,觉得很有道理。

总之,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兼先生收到了主上写的信吗?上面写了些什么呢?”堀川国广站在一旁,望着和泉守兼定手中的信纸。

和泉守兼定快速浏览了一遍信笺,得意的说,“她夸我是兼具实用性与美观的刀,还说我具备偶像气息……”

“是这样啊,我也是这么认为呢。”堀川国广微笑着说道。




TBC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