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枝向晚_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樱花香色今何在?剩有空枝向晚风。”


常驻刀剑乱舞

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秀吉推←然而粮好少经常吃不饱


反射弧超长,擅长自娱自乐_(:з」∠)_

消失的太鼓钟贞宗


*版本更新之后的bug

*自家本丸

*婶被吓得不轻

*私设有

——————————————————————


听说,最近政府似乎又准备开什么大型活动,好像是叫什么……夏日祭?

听说,要开放新的地图,据前辈们说是很令人感到绝望的7图……

听说,短刀们的极化修行也要开始了……

“给,审神者大人,这是您全新的刀帐。”

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的狐之助,嘴里衔着一个紫色的卷轴。

审神者一直很好奇,它是如何在衔着东西时还能保持吐字清楚的……

“嗯,多谢……话说,狐之助,你在送刀帐过来之前,没有吃油豆腐吧?”

审神者一边从它嘴里拿出卷轴,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怎、怎么会呢……刀帐既然已经送到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如果政府有新的通告,我会再来的。”

狐之助看上去有些心虚,摇了摇蓬松的尾巴,跳到空中,伴随着轻微的空气炸裂声,身影忽然消失在空中。

虽然它的样子很可疑,但每次送来的新刀帐的确是整洁干净的,审神者从来没有在上面发现一些看上去很可疑的不明液体……

嘛,狐之助的确是个很神奇的存在。

“主上,这是战绩报告,请过目。”

审神者抬头一看,身着深蓝色狩衣的付丧神步履优雅地走进门,手中捧着一叠紫色封皮的小册子。

“啊,放在桌上就好了,辛苦了……那个,三日月殿下,抱歉让您搬这么多东西,您的腰不要紧吧?”

审神者担心的眼神在三日月的腰间徘徊。

“哈哈哈,虽然是老人家,但身体还硬朗,搬这点东西不成问题。”

三日月宗近稳稳当当地把手中捧着的一叠小册子放在审神者面前的桌上,余光瞄到桌面上紫色的卷轴。

“嗯,新的刀帐到了吗。”

“是啊,政府每次实装新刀,都要收走原来的刀帐,再统一发放新的刀帐……这更新换代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好麻烦……”

审神者习惯性抱怨了一番,依旧如往常那般,随手打开卷轴,扫视一遍刀帐里自己现有的刀。

本来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但审神者在扫视了一遍刀帐之后,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自己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确,审神者从来都知道。

于是,她再次扫视了一遍刀帐,这回她感觉到,刀帐里……好像少了一把刀……

为了确认一下到底少了谁,审神者这回睁大了眼睛,仔细地、从头到尾地查看刀帐……

她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刀帐里……似乎,少了太鼓钟贞宗……

起初以为是自己看走眼,但审神者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仍然没有发现太鼓钟贞宗的身影……

消失了,仿佛他从未在那里存在过……明明应该是,在烛台切光忠旁边的……

刀帐上现有的刀消失……意味着什么?

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从未听说过这种情况,审神者的大脑一片空白,内心涌上一股焦虑。

“怎么会?怎么会……哪里都找不到……”

“主上?发生了什么?”

一声呼唤让审神者回过神来,望着神情疑惑的三日月,她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清楚目前的状况,并且,她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没、没有事,我先出去一趟,抱歉……”

审神者向他致歉后,慌忙一路跑出了办公室。

那一刻的想法是……去亲自确认一下,自家本丸的太鼓钟贞宗,还在不在……

“主殿?您为何如此神色慌张?”

审神者在回廊里偶然碰到了一期一振。

“啊,是一期啊,那个,有没有看到贞酱?”

“太鼓钟?很抱歉,我没有看到他……主殿找他有事?”

一期一振摇了摇头,疑惑地看着审神者。

“没、没事,谢谢了……”

审神者的心沉了一点,但她还没有放弃,匆匆忙忙告别了一期一振后,她接着在本丸里继续找。

“主公大人?怎么了?看起来好慌张啊……”

“发生了什么事?大将,你的脸色很差。”

审神者一路小跑着,经过田地时,遇到了正在做田当番的五虎退和药研。

“没、没事,那个,你们有没有看到贞酱?”

“非、非常抱歉,没有看到……”

“太鼓钟?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在厨房里帮忙吧。”

五虎退的回答令审神者的心又沉了一点,但药研的话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

“厨房吗?多谢了,我马上就过去……”

审神者只留下一句话,立刻风风火火地奔向厨房。

然而,厨房里只有正在处理食材的烛台切,还有在一旁帮忙的大俱利。

“那个,咪酱,咖喱,贞酱……在哪里?”

在厨房里并没有发现太鼓钟贞宗的身影,审神者的心沉到了谷底。

若是连咪酱和咖喱都不知道他的行踪,那就真的……

“主上?小贞刚才……”

烛台切光忠刚想回答,一个元气的声音突然从门口响起——

“小光!我来华丽地援助你了……诶诶诶?!”

太鼓钟贞宗反映过来时,身体已经被自家主上紧紧抱住了。

“贞酱,贞酱……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呜呜呜呜哇!”

自家主上的双臂牢牢地箍住了自己的身体,自己完全动弹不得,想要挣扎却又不敢太过用力,怕伤着她,只能僵硬地被她抱住。

不知为什么,自家主上今天突然跑来厨房,而且,一见到他就紧紧抱住他,不肯撒手,还哭出了声……

“唔,主上……放、放开……快、快要不能呼吸了……”

因为身高的原因,感受着挤压脸部的两团柔软,太鼓钟贞宗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大脑立时当机……

……

最后,烛台切及时上前拯救了被自家主上“抱杀”的贞酱,经过一番询问和解释之后,审神者终于安心回到了办公室。

“嗯,回来了啊。”

审神者看到,三日月宗近依旧留在办公室,端坐在桌旁,捧着一杯茶。

“啊,嗯嗯,三日月殿下,难道一直在等我……十、十分抱歉!”

审神者无比尴尬地慢慢移动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边打开刀帐,一边思考如何向他解释清楚……

不过……

“诶?居然,重新出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审神者打开刀帐后,以为像之前发现的那样,太鼓钟贞宗的身影消失不见,然而,这回他老老实实地待在烛台切光忠的旁边,资料也重新显示了出来。

这样的情况,好像之前所看到的,全是错觉一样……

“主上是在说刀帐上有刀消失一事么?”

一旁安静地喝茶的三日月,突然淡淡地来了这么一句。

“诶?”

原本苦恼于如何向他解释清楚的审神者,诧异地望着他。

三日月殿下,不笑的时候,意外地气势恢宏啊……

“那仅仅是政府的失误罢了,你离开之后不久,狐之助又把刀帐换了一次。”

说完,三日月又恢复了往常的和蔼可亲老爷爷形象,笑得眉眼弯弯。

“哈哈哈,茶真不错,有团子的话那就更好了。”

听到这一句,审神者拿他没办法,无奈地起身,去找咪酱要团子了。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为您端来团子……”

于是,关于刀帐上太鼓钟贞宗消失一事,便不了了之。






小剧场




1.

狐之助:给,审神者大人,这是您全新的刀帐。

婶婶:我其实很庆幸,你不像大蛇丸那样,把卷轴从肚子里拿出来什么的……

狐之助:???



2.

三日月:嗯,新的刀帐到了吗。

婶婶:是啊,政府每次实装新刀,都要收走原来的刀帐,再统一发放新的刀帐……这总会让我有一种……我是在更新我的精灵图鉴的既视感……

三日月:???



3.

婶婶:其实,我刚开始发现贞酱不见了,第一反应就是“鹤球是不是你干的”……

鹤丸:马上就被怀疑了呢,但这次可真不是我干的。

婶婶:后来我仔细一想,觉得不太可能是你,不考虑如何让刀帐中的刀消失这个问题,本丸那么多刀,为何只有贞酱消失了?如果是你干的话,更大程度上会把自己弄没吧……我是这样想的。

鹤丸(摸下巴):把自己从刀帐中弄消失,这将会成为不错的惊吓吧……

婶婶(微笑):想都别想。



4.

婶婶:话说,贞酱你当时怎么不在厨房里啊?

贞酱:啊,我去换了一身衣服,因为之前衣服上不小心沾到一点油。

婶婶: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当时不在场,可让我一顿好找。

贞酱:没办法啊,因为我必须时刻保持华丽帅气……衣服上沾到油看起来就不华丽了……

婶婶:……我竟无言以对。




FIN.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