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枝向晚_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樱花香色今何在?剩有空枝向晚风。”


常驻刀剑乱舞

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秀吉推←然而粮好少经常吃不饱


反射弧超长,擅长自娱自乐_(:з」∠)_

恐惧迷宫(三) part 2


*all审,不同支线

*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不是现paro

*私设……习惯就好

*灵感来源于《幽暗迷宫4:十二道恐惧(Sable Maze 4 : Twelve Fears)》

*这安利我要卖到什么时候啊好累

——————————————————————


【对幽闭的恐惧】

你有幸亲眼目睹,鹤丸国永悠闲漫步在狭窄的吊臂上,神情淡定从容,姿态优雅大方,动作协调而灵活,仿佛不是行走在高空中的吊臂上,而是漫步在安全的地面……

这只鹤的胆子也忒大了,居然敢在塔吊吊臂上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

虽然看上去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但着实让人感觉心惊肉跳啊,生怕他一不小心就……

还是不要继续想下去了,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赶紧爬过去,你摇摇头,抓着钢条,继续缓慢地、一点一点地往前爬。

不知怎么,脑中突然闪过一句话:

“The crane is walking on the crane”

巧合的是,鹤和吊车,起重机的英文单词相同。

“但这不是你可以在上面随便浪的理由……!”

……

经过一番艰辛曲折的爬行,你终于熬过了难关,脱离了恐惧对你的支配,活着回到了地面上。

从来没有感觉到,双脚站在地面上是多么美好而踏实……

你从塔吊吊臂上下来时,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声。

“快看,我找到出口了。”

鹤丸国永站在楼顶门旁边,向你挥了挥手。

回想起之前在吊臂上时,他虽然走在你前面,却总是有意识地和你保持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还时不时回过头,看看你的情况……

明白了他在以自己的方式关心你,你的内心流淌过一股暖流。

不过……

“话说,这个出口也太明显了吧喂!”

你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心想这个迷宫的创建者绝对是偷懒了吧。

因为出口不仅就是那扇门,而且上面还写着大大的“出口”两个字……

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就是出口一样,真是十足的恶趣味……

不对,总感觉哪里不对……该不会是陷阱吧?!

你正想提醒鹤丸让他先不要打开那扇门,然而为时已晚……

“门后会有什么样的惊吓在等待我呢?”

某人的淡金色双眸闪烁着兴致勃勃的亮光,带着一脸“我要搞事”的表情,握住门把手往下拉……

瞬间,周围的场景开始崩塌、扭曲,待回过神时,你们已经掉进了一个全封闭的狭窄空间里。

没有窗,唯一的门嵌在墙上,也许要触发什么楼梯机关,然而你却无暇顾及这些。

因为,在这个全封闭的狭窄空间里,位于左右两边的墙,墙面上密密麻麻地分布着根根尖刺……

在天花板上惨白的灯光照射下,那些尖刺闪着格外冰冷的寒光……

不仅如此,你明显看到,左右两面墙正不断往中间靠拢,那些骇人的尖刺也离你越来越近……

恐惧渐渐袭上你的心头,你很清楚,如果不及时逃出去,下场就是被逼到退无可退,然后被尖刺贯穿……

“……不错啊,真是吓到我了……”

你转头一看,鹤丸国永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如同往常一样,表现得云淡风轻。

但你总感觉,他的语调比平时更低沉了一些,情绪也比平时更紧张一些。

也许是你的错觉吧,你想要更仔细地观察他时,那些违和感却统统消失不见了。

“不认真对待可不行呢……在被包围夹击之前,我们得快点想办法出去了,对吧?”

鹤丸国永突然紧紧握住你的手,在惨白的灯光照射下,他的手显得更苍白了,你感觉他的手温度偏低,一丝丝凉意从双手交握处,逐渐传递到你的身体。

“啊,说、说的也是。”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握住你的手,但你还是回握住他微凉的手,感觉那只手顿了顿,握得更紧了。

随后,鹤丸国永拉着你,一起在这个狭窄的全封闭式空间里争分夺秒地寻找线索。

地面上似乎有一个谜题,鹤丸国永刚扫视一眼,就迅速而熟练地解开了,仿佛这不过是小case……

在他解开谜题的一瞬间,原本空空如也的地方,突然出现了阶梯,正好能让你们够着那扇门。

“好厉害啊,鹤丸,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

你惊讶地瞪大双眼,看着他,从未想过他竟然如此擅长解谜游戏。

“嘛,这种类型还不算是最复杂的,多做几遍就完全掌握了。”

听了他的回答后,你想起之前在高空的吊臂上时,他说过自己已经通过了森林和雪山两道关卡……

所以,鹤丸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成为了如今的解谜小能手……

“听你这么一说,还有更复杂的?”

“嗯,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简单点为好……”

在你们说话时,原本静止了几分钟的墙壁又往中间靠拢了。

“什、什么?!它、它又开始动了,糟了,如果不快点出去的话……”

你紧张得手心里直冒冷汗,身体微微颤抖。

“冷静一下,你的恐惧传达到我的身上了,弄得我也有点紧张了。”

如同谈论“今天天气真好”一样,鹤丸国永表面上看不出有任何端倪。

明明是玩笑般的话语,你却能感觉到,他的身体确实有些僵硬……

你深呼吸一下,试着平复过于紧张的情绪。

“抱歉……”

你还想说些什么,但鹤丸国永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有些急切,你被他拉着在这个狭窄的全封闭式空间里,来来回回地快步走,看着他格外认真寻找线索的身影,你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是默默在一旁看着。

总感觉,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待的越久,鹤丸国永的情绪就越不稳定……

虽然一开始,他堪称完美地隐藏了自己的情绪,让你以为是错觉。

但在最后,不断逼近的墙壁,逐渐缩小的空间,还是让他的心理防线出现了一些漏洞……

再结合之前突然握住你的手、偏低的有些不寻常的体温,以及说到紧张时,变得有些僵硬的身体……

因为紧张而不去过多在意,或者下意识忽略了这些细节,你现在仔细一想,能从中发现不少奇怪之处。

其他的举动不说,光是说到紧张时,变得僵硬的身体这一点,就有点奇怪。

总感觉,他在试图用这样的说法,掩饰自己内心的焦虑紧张……

你的心里已经隐约有了答案,但你不准备说出口。

……

最后,你们在通风口找到了门的钥匙,终于在墙壁合拢之前,打开门,逃出了这个完全封闭的狭窄空间。

脱离了那样的环境后,鹤丸国永马上恢复了正常,之前那些焦虑紧张的情绪,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

算了,不论是为了缓解焦虑,抑或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而做出种种异常行为,现在已经没必要去思考了……

因为,已经从那里逃出来了。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鹤丸国永围着你转了一圈,从头到脚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你没有受伤后,神情明显轻松愉快了不少。

“啊,我没事,谢谢……”

其实,我更担心你的情况……

后半句话卡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口。

直觉告诉你,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你只得把话咽了下去。

“嗯?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们去找其他人吧,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如果他刻意隐藏着某件事,不想让你知道,那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比起贸然揭开,还是在未来的某一天,由他自己主动告知你这么做的理由比较好……

你心里有些闷闷不乐,但还是打起精神来,迎接下一个关卡。

却未曾察觉,你们自从逃出封闭空间后,交握的双手,一直未被松开……




【鹤丸支线·完】

——————————————————————


后记

丧了好几天之后,我又回来了……

但是,我都写了一些什么玩意儿(:з」∠)_

所以说,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要更文……

也不要在更文的时候,听深沉黑暗向的歌……

【说着又自顾自地听起了Let Me Hear】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