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枝向晚_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樱花香色今何在?剩有空枝向晚风。”


常驻刀剑乱舞

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秀吉推←然而粮好少经常吃不饱


反射弧超长,擅长自娱自乐_(:з」∠)_

恐惧迷宫(二)


*all审,不同支线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不是现paro

*私设……习惯就好

*灵感来源于《幽暗迷宫4:十二道恐惧(Sable Maze 4 : Twelve Fears)》

*安利一款单机解谜冒险游戏

——————————————————————


【对火的恐惧】

不知道无意中触发了什么机关,你掉进了一个房间里。

没等你稍微喘口气,顺便揉一揉摔疼的屁股,你就立刻发现自己的处境非常不妙了……

映入眼帘的,全是大片的、冲天的火光,火舌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贪婪地吞噬着一块块木板……

你似乎正处于一个火灾事故现场,所在的位置似乎是某座房屋的一楼,你的周围,包括墙壁、屋顶、木制楼梯,大部分已经被火焰占据了……

你发现,自己已经被火海包围了,在这样封闭的环境下,内心不禁滋生些许恐惧。

不仅逃生的希望渺茫,而且你害怕自己最终会葬身火海……

正当恐惧和迷茫在内心蔓延之时,你突然发现,有一个人蜷缩在收纳柜与墙壁之间的角落里,抱住双腿,深深低垂着头……

水蓝色头发,在火光的映照下,莫名感觉颜色黯淡了不少……

那是,一期一振,看到水蓝色头发,你一眼就认出来了。

你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走近后,你明显察觉到,他的身体以微小的幅度发出了细微颤抖……

“火焰……又要回到,那火焰之中吗……世界,在燃烧着……”

“燃烧……火焰……不要,好痛……”

“不要……我已经不想……再一次被……”

你听到他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话语,加上看到他止不住颤抖的身体,内心仿佛狠狠地被谁扎了一下……

你不暇思索,直接伸出手,揉了揉水蓝色的发顶。

一期一振似乎被你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吓到了,猛然抬头。

蜜金色双眸一片空洞,黯淡无光,看到你之后,突然睁大了,稍微恢复了些许神采,还出现了惊讶和疑惑的情绪。

“主殿?!您为什么……在这里?”

一期一振的表情十分迷茫,蜜金色双眸虽然恢复了些许神采,但看上去还是十分黯淡,身体仍然轻轻地颤抖着……

你从未看到过,他如此脆弱无助的模样……

你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这片火海中被困了多久,陷入这孤立无援的绝境有多久……

你唯一知晓的,仅仅是,绝对,一定要带他逃出生天!

绝对,一定不会让你和他都葬身火海!

如果只有你一个人,你可能不一定会下如此决心。

但如果,你有了一个想要守护的人,那么,你的内心就会萌生希望与勇气,这些足以帮助你战胜恐惧……

“一期,我来救你出去!”

你注视着蜜金色双眸,坚定地回答,并向他伸出了手。

“主殿……可是,我动不了……”

一期一振握住你的手,勉勉强强站了起来,却迈不出一步,“看到火焰……我的身体,就变得十分僵硬……完全动不了……”

“一期,你相信我吗?”

你目不转睛盯着蜜金色双眸。

“相信,我相信主殿。”

一期一振同样凝视着你,空洞黯淡的眼眸中,划过一抹难以名状的神采。

“那好,你闭上眼,不去看火焰的话,应该没事吧?”

“嗯,我试试……不看的话,身体勉强可以动……”

一期一振慢慢合上了蜜金色双眸,你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紧了一些。

“好的,那我们得抓紧时间了,这座房屋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塌陷……在此之前,我们得找到逃出去的方法!”

你回握住他的手,开始在还未被火焰吞没的地方,寻找线索。

你仔细检查了一遍收纳柜,柜子上摆放了一瓶花,那个瓶子里,正好还剩半瓶水……

“天助我也,这种时候,水就是无价之宝啊……”

你松了一口气,把花放在一旁,然后拿起瓶子。

你还在收纳柜的其中一个抽屉里面的暗格里,找到了一把钥匙。

既然放在暗格那么隐蔽的地方,你感觉这把钥匙肯定很重要,于是把它小心翼翼地收好了。

你环顾四周,冷静思考着可能的出路。

一楼的门口,以及其他房间的通路已经被大火封锁了,窗户太小了也没办法从那出去……

那么,只好上二楼了,而且你发现,二楼似乎还没有被大火波及到……

你用瓶子里的水,浇灭了楼梯上的零星小火苗。

“好的,现在道路安全了,畅通无阻,一期,我们要上楼了,跟着我的步伐来,小心一点,别摔着了。”

“嗯,我明白了。”

一路上,一期一振始终保持乖巧的模样,按照你的指示而行动。

你们好不容易爬上了二楼,你发现二楼只有一个房间,不出所料,房门紧紧地锁着……

你拿出了之前找到的钥匙,伴随着“咔嗒”一声,房门打开了。

看吧,果然是很关键的重要道具,没有这个根本出不去啊……

你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比了个V,然后赶紧拉着一期一振跑进房间里,把房门关上,暂时隔绝了门外的一片火海。

在这里,虽然暂时没有火焰侵入,但你仍能感觉到,房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来剧烈的晃动,伴随着火焰燃烧的噼啪声,以及灼热的温度,危机感不仅没有下降,反而逐渐上升了……

不过,至少没有明火。

“一期,现在可以睁开眼了,这里没有火焰了。”

一期一振犹豫了一下,还是睁开了双眸。

“主殿,非常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我……”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说那些话的时候,别忘了我们还被困在火场啊。”

出于情况危急,纵然显得你有些不解风情,你还是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依照现在的情况,看来我们得从二楼阳台下去了……绳子,如果有绳子的话……”

你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翻找了好几遍,都没找到合适长度的绳子。

你无意中瞄了一眼床,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床单……对了,我曾听说有人把床单撕成一条条碎布,然后连在一起,末端打结,当成绳子用……对,我们也可以这么做!”

你兴奋不已,朝站在一旁的一期一振招了招手。

“一期,快过来帮忙,我一个人搞不定啊。”

“谨遵主命。”

暂时远离了明火,一期一振看起来精神恢复了不少,蜜金色双眸不再空洞,也不复之前的黯淡,表情不再迷茫,嘴角重新扬起一抹温柔的微笑。

嗯,看起来已经没事了呢,你心想。

然后,视角一变,你发现自己被他打横抱起了……

“一、一期?!你在做什么呀,快放我下来,没时间了……”

“正因为没时间了,所以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呢,主殿。”

一期一振紧了紧抱着你的双臂,蜜金色双眸笑意盈盈,“如果现场制作一条足以用来逃生的布绳,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做好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只是听说有人使用过这种方法,所以自己也想试试嘛……”

你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你干脆把头埋在他怀里,装作自己是一只鸵鸟。

随后,你听到了他爽朗的笑声,脸上的温度持续上升中……

“那么,主殿,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嗯。”

话音刚落,你就感觉到,他正抱着你一路往前走……

然后,他似乎一跃而起,跳到了栏杆上……

再然后,从栏杆上跳了下来?!

你紧张地环住一期一振的脖颈,蜷缩在他怀里。

耳边除了猎猎风声以外,还有沉闷而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敲打在你的心田……

很快,一期一振抱着你,轻巧地落在地面上。

“主殿,我们一起逃出来了呢。”

“嗯,是啊……呼,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对了,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要是也遇到像我们这样的险境……”

你才刚刚从火场成功逃生,就开始担心与你们一同进入迷宫的其他人的安危。

“我也很担心弟弟们的安危……主殿,我们一起去找他们吧。”

一期一振闻言,脸上也浮现出担忧的表情。

“嗯,我们一起,话说……”

“嗯?怎么了,主殿?”

“一期,你……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很抱歉,我不得不拒绝呢,您对我的救命之恩,让我也想为您做些什么。”

一期一振低低地笑着,唇角微笑的弧度更大了。

“……随、随便你了,那我们赶紧出发吧,前往下一个关卡……嗯,是这样说的吧?”

你扭过头,仍然掩饰不了羞红的侧脸,慌忙指示他前进。

“谨遵主命。”

就连最寻常不过的话语,也被他带着笑意说出来。

啊啊啊,这下真的羞死人了……

希望其他人看到了,还能保持正常反应……不,还是不要让他们看到比较好……

你双手捂住脸,心想。




【一期支线·完】

——————————————————————


后记

写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爆了字数……

嘛,可喜可贺……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