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枝向晚_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樱花香色今何在?剩有空枝向晚风。”


常驻刀剑乱舞

玩不了战刻很绝望

秀吉推←然而粮好少经常吃不饱


反射弧超长,擅长自娱自乐_(:з」∠)_

【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The Wild Crane


@Avidia 的点文

嗯,希望食用愉快?


*童话paro

*又名“野鹤”,改编自《野天鹅》

*德国骨科

*变成鹤的小哥哥x妹妹

——————————————————————


从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个王国,这个王国的国王有十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十二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很和睦,尤其是最小的王子鹤丸和唯一的公主之间的关系可以称得上亲密无间……

也许是年龄最为相仿的原因,他们一拍即合,经常在一起玩耍……

不,或许换一种说法,称之为“恶作剧”或者“搞事”,则更为妥当一些……

比如说,偷偷在大王子最喜欢的点心里加了很多辣椒酱,然后躲在一旁看他吃下去……

比如说,偷偷把二王子的专用发梳藏起来,等他吩咐工匠重新订做一把之后,再悄悄地放回原处……

再比如说,偷偷在三王子每天散步的必经之路上挖个坑,看看他会不会掉下去……

好吧,其他的王子们也或多或少地收到过如此“惊吓”,不过没有以上三位那么频繁就是了……

其实,公主原本是一个乖巧懂事、顺从听话的好孩子,但自从和她年龄最为相仿的十一王子一起尝试了一次成功的恶作剧之后,上述关于性格方面的描述就不存在了……

总之,虽然每天几乎都要把宫殿闹得鸡飞狗跳,然后一起受罚,但他们还是过得很快乐。


可惜,这样快活的日子不长久。


有一天,这个国家的国王娶了一个恶毒的王后,虽然她对十二个孩子的态度同样不好,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特别喜欢针对最小的王子鹤丸和唯一的公主他们两个人……

他们在第一天就清清楚楚地发现了,那一天正好整个宫殿里在举行盛大的庆祝宴会,十二个孩子都被叫去招待客人。

十个哥哥都得到了多余的点心和烤苹果作为奖赏,但他们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什么也没有得到就算了,那个恶毒的女人还给了他们一人一茶杯的沙子,并且对他们说,这就算是好吃的东西……


在花园的一角

“鹤丸哥哥,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令她这样讨厌我们……”

公主望着他,眼中流露出迷茫不安、惊惶失措的神色。

那是他从未在她眼中看到过的神色。

“别胡思乱想了,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也是,所以是那女人自己的问题。”

鹤丸伸出手,揉乱了她的头发。

“嗯,可是我好想吃宴会上的点心,据说厨师长新开发了几款不同口味的……”

公主捧着一茶杯的沙子,喃喃自语道。

“想吃的话,我就带你偷偷溜进厨房里,他们肯定不会发现的。”

鹤丸倒掉了自己茶杯里的沙子,然后拿过她手中的茶杯,同样倒掉了里面的沙子。

然后,他把两个茶杯随意地放在地上,并摆在了一起。

“嗯,就算被发现了,厨师长和侍女姐姐们也不会去和她打小报告的,他们一直都对我们很好,一直在包容、忍耐和谅解我们,尽管有时候会被我们气到,但从来没有对我们不好……”

他的妹妹的确是在他们所有人的呵护下长大的,在此之前她从未接触过如此直接针对于她的明晃晃的恶意,也难怪她这么一副惶惶不安、情绪低落的模样……

“你看,这是什么?”

鹤丸像是变魔术一样,从宽大的斗篷袖子里拿出了一块曲奇饼。

“曲奇?天啊,你是什么时候……”

“刚才在宴会上悄悄拿的,正打算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鹤丸拉过她的手,把曲奇饼放在她的手心,那双淡金色双眸凝视着她,里面只倒映出她一人的身影……

“嗯,很惊喜也很意外呢,鹤丸哥哥……”

公主笑着收下了曲奇,抬头望着自己最小的哥哥:白发金眸,一身雪白的礼服,外面还穿了一件白色的连帽斗篷。

已经不是第一次感觉到,小哥哥好像一只高贵美丽的、振翅欲飞的鹤……

虽然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


一个星期以后,恶毒的王后把公主送到了一个乡下农人家里去寄住,纵使公主百般挣扎和哭闹,纵使王子们连声抗议,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过了不久之后,她在国王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了许多关于那些王子的坏话,弄得国王再也不愿意理他们了。

接着,恶毒的王后对十一王子——鹤丸使用了魔法,把他变成了一只鹤。

她先是嘴里发出了奇怪的、低低的笑声,然后对着他念念有词道:“你不是最喜欢穿成一身白吗?你不是最喜欢把自己当作鹤吗?那么你就变成鹤吧……变成鹤吧,飞到野外去,再也不要回来了!”

她话音刚落,鹤丸就真的变成了一只美丽的鹤,他发出了一阵奇异的叫声,扑扇着一双洁白中带着一点墨色的羽翼,便从宫殿的窗子飞出去了,远远地飞向了森林里……


当鹤经过农人的屋子上空时,天还没有亮多久,他心想,他的妹妹应该还在睡梦中吧。

然而,当他在屋顶上盘旋着,并拍打着翅膀时,他看到他的妹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睡眼朦胧地从屋里走了出来。

“唔,我是不是在做梦,一只鹤?”

她揉着眼睛,尝试着靠近它,那只鹤好像完全不怕她的样子,看到她之后甚至欢快而短促地低鸣了一声,直直地朝她飞过来,落在了她的面前。

“哎?不怕我吗?等等,这是……”

她好奇地看着它,甚至伸手摸了摸它身上的羽毛,无意中看到它长长的脖颈上挂着一条金色的链条……

“你是……鹤丸哥哥?!”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被她认为与鹤高度相似的小哥哥,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只鹤……

那只鹤凝视了她许久,非常通人性地点了点头。

“天啊,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鹤自然是无法回答她的问题的,他拍了拍翅膀,长长的脖颈一会儿朝向她,一会儿又朝向自己的背部,仿佛是在说,上来吧……

“没问题吧?我是说,背着我会不会感觉太沉了,会不会飞不动,或者从空中掉下去啊……”

鹤无言地摇摇头,等到她爬上去坐稳以后,他才用力拍打着羽翼,在一阵加速助跑之后,飞向了黎明的天空……

他带着她飞过田野,飞过森林,飞向遥远的天边,离开了这个王国……

……

你问我后来他们怎么样了?

那当然就和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嗯,听起来完全没毛病嘛……

——————————————————————


小剧场


某天夜里

“鹤丸哥哥,你真的不打算变回来吗?”

“现在不就变回来了。”

“可那是有时效性的啊,等到了太阳升起,你就会又变回鹤的模样了……”

“这有什么不好?不再是与鹤相似,我现在变成了一只真正意义上的鹤了。”

“……”

“不仅可以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

“……”

“还可以听懂部分鸟类的语言。”

“……”

“嘛,算是为数不多的、能使我感到惊吓的事情吧。”

“……算了,我就当自己认了一只鸟做哥哥吧……”




FIN.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