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枝向晚

“樱花香色今何在?剩有空枝向晚风。”


沉迷古风、和风

沉迷诗词歌赋、和歌物语

重度二雀中毒←已放弃治疗


反射弧超长,擅长自娱自乐_(:з」∠)_

嗷嗷嗷嗷——

小幸运get√

7-1终于熬出头了_(:з」∠)_

之前怎么刷都没有,让极化回来的后藤去了几次,马上就出来了……【物后大法好】


——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我们的本丸,今天依旧没有数珠丸

*自家本丸二三事

*限锻怕不是假的吧

*婶第一人称视角

*一期婶

——————————————————————

1.


“一期尼,数珠丸为什么总是不来我的本丸呢?”

我对正在帮忙整理桌上文件的近侍说道,这位温润如玉的王子殿下转过头,快速地督了我一眼之后又把头转回去,继续低头做着手中的工作。

“请您放心,他总有一天会到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近侍先生并没有抬起头看我,一直低垂着头,仿佛在他的眼中,那些枯燥无味的文件是多么有趣的事物。

“唉,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到那一天。”

我叹了口气,打算出门透透气,缓解一下此时此刻内心的沉闷与疲倦。

就在我转身踏出房门的一瞬间,我并不知道,身后的一期一振忽然抬起头,复杂地望着我的背影,蜜金色的眼眸有些黯淡。


2.


“三日月,莺丸,你们说,数珠丸为什么总是不来呢?”

我对一如往常坐在套廊上闲适品茶的两位老人家说道,深蓝发色的付丧神闻言,不出意外地“哈哈哈”笑了几声,而抹茶发色的付丧神自顾自地又呷了一口茶水,仿佛对此充耳不闻。

“哈哈哈哈,说不定,他并不愿意来到这里。”

“哎哎哎?!”

“开个玩笑,您无需为此介怀。”

三日月和蔼地微笑着,双眼眯成了弯月儿。

“也许是时候未到吧。”

一旁的莺丸忽然插话道。

“哎?是吗?”

“嘛,谁知道呢……唔,能在这里悠闲地喝茶真好呢,要来一杯么?”

“茶?哦,不用了,谢谢。”

我婉拒了他的邀请,莺丸没说什么,继续捧起了茶杯。

与两位老人家不着调儿地又闲扯了几句,我离开了这里。


3.


“青江啊,你的那位同刀派的表兄为什么总是不来呢?”

我对一脸陶醉?地擦着金蛋蛋……不对,是金色刀装的绿色长发付丧神说道,这位总爱讲内涵段子的老司机朝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说:

“难得过来找我,只是为了这件事吗?”

“当然。”难道还有别的事吗……你个老司机。

我在心里正儿八经的吐槽道。

“真可惜……不过,你即使问我,我也不知道哦,就算是同刀派的刀,我和他也没什么交集,自然不清楚他的事情。”

说着,他低低笑了几声,笑声听起来既诡异又阴森森的,直教我心里发毛。

离开的时候,我心想,果然以后还是少来这里吧。


4.


“呐,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是吗?这么明显吗?”

“再明显不过了,发生什么事了?”

“唉,说来话长啊……”

我的本丸突然来了一位客人——审神者A,我们两个的就任日期相差不大,虽然在演练场上几乎天天见面,但我们两个的本丸却相隔十万八千里。

说起来,我和她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因为我们两个经常在演练场上被安排为对手,一回生二回熟嘛,打着打着自然也就熟悉了,互相交换了本丸的坐标后,她有时会来我的本丸做客,我亦是如此。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股脑儿地全说了出来,她本来在喝着茶,结果呛得咳嗽连连,还差点喷出来。

“咳咳……”

她好不容易缓过来,杏仁般的大眼睛直直瞪着我,然后同样叹了一口气,愁眉不展。

“唉,我也一样,小贞啊小贞,你在哪里啊……”

我们两个顿时感慨万千,源源不断地诉说着世间对非洲人的种种不公和刁难,仿佛我们两个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密友。

谈话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我们仍然意犹未尽。

临走前,她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道:

“如果下次在演练场上遇到我,你可不可以……稍微放点水?”

“我只能告诉你,别想太多了。”

我假装考虑了一下,然后果断拒绝了。

毕竟,全天候制霸演练场,是我为数不多的目标之一。


5.


送走了审神者A之后,我看到自己的近侍先生正在收拾桌面上凉掉了的两杯茶水,一瞬间,我突发奇想……

“一期尼,我想问你个问题。”

“您请说。”

“我听说过一句话,‘是魔杖选择巫师,而不是巫师选择魔杖’,就像审神者唤醒器物中沉睡的‘思念’一样,先不讨论是否具备足够的能力召唤出付丧神,我的关注点仅仅是,付丧神是否会回应其的召唤。”

一期一振思索一番后,点点头,疑惑地看着我,开口道:

“您说的有道理,那您的意思是?”

“不论是数珠丸也好,小乌丸也罢,他们现阶段都没有回应我的召唤,原因是多种多样的,也许是我现在的能力不足以召唤他们,也许是时候未到,也许是他们不愿意回应我吧……”

我越说下去,语气越发低沉,一期一振陷入了沉默。

“但是,你们却一一回应了我的召唤,这让我感到十分欣慰和高兴。”

我注视着那双蜜金色眼眸,继续说道:

“我还清楚记得,最初见到你的那一天,我以为自己在做梦,梦见了一位衣着华丽、言谈举止温文尔雅的王子殿下站在我的面前呢。”

“请,请您不要这样说……”

一期一振白皙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他的目光变得有些躲闪。

“我想知道为什么,一期尼为什么选择了我呢?”

我鬼使神差地走上前,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伸出手,直接抚上了他的脸。

“!?”

一期一振的表情立刻变得相当震惊,透过手心,我能感觉到他全身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僵在原地。

“回答我吧,一期尼。”

僵持了不大不小的一段时间后,在我以为他接下来会十分不好意思的、羞答答的告白时,我忽然听到一声轻笑。

“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反应,我的内心有点不知所措,搞不明白到底是哪个地方让他觉得好笑。

“哈哈哈,抱歉失礼了,只是觉得……”

一期一振忽然弯下腰,低头在我耳旁轻声说:

“这样的您,真是意外的可爱呢,特别是以为计划成功时,不自觉上翘了嘴角……”

听完后,我感觉自己老脸一红,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些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日常习惯性小动作,竟都被他一一看在眼里,并默默地记了下来。

“那么,谨遵您的命令,回答您刚才提出的问题吧。”

一期一振的呼吸近在咫尺,温暖的气息吹得我的耳朵痒痒的。

“因为,您是我所认定的依附之人,从一开始感受到您的召唤之后,我就下意识地回应了。”

“硬要说理由的话,就只能是没有理由的理由吧。”


6.


我们的本丸,今天依旧没有数珠丸。

……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属于我的那份平淡如流水的日常,照样继续下去。




END

阿官给的公式都是骗人的

自己重新捣鼓了一下,终于出货了

除了毛利以外,粟田口家族终于团聚

感觉一期尼的怨气总算有所消退了……_(:з」∠)_

哪位dalao借我点沟气,我家刀只认得去王点的路,全本丸都一样……(:з」∠)_

打脇+太刀也不行……

唉,我家厚和爱染还等着纸笔去修行……快哭了

啊啊啊啊,限锻终于出货了【cry】

孤注一掷的最后一张富士,资源快见底了……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从此可以光明正大地用这个姿势了→明石瘫(:з」∠)_

深更半夜又来了一只……

好,你慢慢在邮箱里躺着吧

仓库满了装不下你(:з」∠)_

原来和日服的报酬一样是真的

通关超难有几率掉落大典太……

嘛,我的欧气大概都是跑偏的吧【x】

反正战扩和限锻对我一直不太友好(:з」∠)_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学习~

蓝桥春雪覆晚樱:

陆旻与花与云:



厉害了




余弈弈弈弈:







研究








猫花花:















造列?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p1~p5  爷爷与活击审的互动,莫名感觉有点萌?

“哪怕是你,也不能随便进入我的房间啊”

原谅我一看到这句话,就忍不住笑出声

也不知道自己的笑点在哪……


p3  活击审的办公室,在我看来无比高大上,原来本丸的室内装修如此豪华气派吗……


p6  活击本丸的大食堂???其他人匆匆露了个脸or背影


以及,第一部队终于要出阵了吗?!

期待~

给刀刀们的四十九封信(打刀篇·上)


*漫长的百日

*自家本丸

*打刀的场合

——————————————————————


第十二封

「致  鸣狐,

嗯,小叔叔好。

第一次见到您,还以为您是从东京吃货那里跑出来的,或者说和脑白金有什么亲戚关系……

啊,不不不,非常抱歉,只是觉得从外表上看,您与他十分相似,具体来说,相似度达到了七成左右。

不过,仅仅是外表相似而已,在其他方面,诸如性格、个人经历之类就完全沾不到边了。

说起来,似乎一直听到的话语,几乎都是您随身的那只狐狸所说的呢,几乎未曾听到过您亲口说出的话……

嗯,我明白您不善言辞,但出于私心,还是希望能听到更多您本人亲口说出的话语……抱歉,这样的要求是否显得有些过于唐突了呢?

只是觉得,您本人的声音很好听,想更多地听到一些。」

“鸣狐,收到了一封信,是谁写给你的?”狐狸跳上鸣狐的肩膀,好奇地把头凑近信笺。

鸣狐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是主上。”

“唔,是主上大人么……什么?!”

不理会狐狸的惊呼,鸣狐定定地注视着信笺,良久,他那面罩下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想更多地,听到我的声音么?”




第十三封

「致  宗三,

与你初次见面时,那瘦骨嶙峋的身体,苍白无血色的皮肤,哀愁的面容,令我十分印象深刻。

此后,总会时不时地关注着你,总感觉一阵狂风刮过来就能把你掀倒在地上,或者会一不小心染上风寒什么的……

啊,非常抱歉,只是在看着你的时候,内心总会有这种感觉而已。

你曾问过我,是否也想让天下的象征陪侍自己。

那时,我是这样回答的:我首先看到的,只有宗三左文字,而不是什么天下的象征。

现在,我的答案依旧是如此。

虽然事实上,你如果不向我主动提起你是天下的象征这件事,我可能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会知晓吧……(划掉)

嗯,我明白,你一直以来都渴望作为武器在战场上战斗,而不是作为一个艺术品被束之高阁……

或者,用你的话来说,是作为一只笼中鸟被囚禁着、束缚着……

也许你到了我这里,依旧觉得自己只是从一个牢笼到了另一个牢笼而已……

但,还是希望你能在这里生活得更加愉快。」

宗三左文字放下信笺,幽幽叹息一声。

“……您是这么认为的么?”




第十四封

「致  清光,

清光,是我的初始刀,亦是陪伴在我身边时间最长的刀剑,同样,也是最为了解我的刀剑。

从一开始,在这座本丸建立之初,仅仅只有你和几个小短刀,在那时,你俨然成为了这座本丸的顶梁柱……

后来,本丸逐渐壮大起来,兼先生、大俱利、骨喰、鲶尾、堀川、长谷部、一期、石切丸……

他们逐渐来到了这里,现在的本丸已经看不到最初的寂寥了,这里人数众多,每天热热闹闹的。

在我的内心深处,你一直是非常可靠的,总感觉有一些事情只有你能做到,别人无论如何都不行……

说起来,那时第一次帮你涂指甲油,是我第一次帮别人涂指甲油。

其实在遇到你之前,自己未曾接触过指甲油……

不过,我感觉现在涂指甲油的技术还过得去,也是多亏了清光呢。

总之,谢谢你,陪伴在我身边,与我共同成长。

P.S.清光一直都很可爱呢。」

“嗯?居然有我的信吗?是谁写给我的呢……”加州清光拿起了桌面上的一封信,他疑惑而好奇地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纸。

片刻后,他微红了双颊,声音竟有些哽咽,“主上……一直是这样认为吗?我真的很可靠,也很可爱?”




第十五封

「致  安定,

虽然已经记不清你是何时来到本丸的,但你很早就来了,好像距离本丸成立才不过两日。

当时,清光一看到你出现,他前所未有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至今,我对此仍然记忆犹新。

考虑到你们俩的羁绊与情谊,那时我便自作主张地将你们安排在一个房间,不仅如此,安排出阵、内番和远征时,也尽量把你们排到一起……

……的确很自作主张是吧,但是,看到你们相处很融洽,我便放心了。

以及,安定真的非常憧憬崇拜着冲田君呢,身上有很多地方与冲田君非常相似……

嗯,他的确是一位值得憧憬的人,我从心底也认为如此。

虽然在你心里,也许我尚不及他的十分之一,但我仍然在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总之,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大和守安定刚刚打开信封,拿出信纸,加州清光正好从门外走进来,他瞄了一眼信纸,“你也收到了主上写的信啊……”

“你不也是。”大和守安定拿着信笺,看到前半部分的内容,不禁会心一笑。

“诶诶?上面写了什么,你笑得这么开心?”加州清光狐疑地望着他。

“没什么。”大和守安定浏览了一遍信笺后,把它重新对折好,放回了信封里。

“冲田君……还有,现在的主人……”

他发出了一声轻喃,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可以听到。




第十六封

「致  歌仙,

初次见面时,便被你胸前的那朵牡丹所吸引,听到你自我介绍说自己是爱风雅的文系名刀。

也许从那一刻起,风雅、文艺便与你的形象一同深深地刻入了我的脑海里。

其实,在我心目中,一直对古典文化和文人墨客怀有莫名的憧憬,也想变得更文艺,或者更雅致一些,然而……

……咳咳,往事不堪回首,还是不提了。

相处久了之后,了解到你不仅擅长写和歌俳句,还擅长对茶具、武器等进行鉴定,还会做一些料理……

总觉得,你多才多艺,很厉害呢。

如果可以的话,挺想跟你学习和歌……唔,一直都对和歌挺感兴趣的。」

歌仙兼定颤抖着双手,放下了信笺,他深呼吸了好几下,似乎在平复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

良久,他深深叹息了一声。

“唉!不是我故意这么说,但是……主上啊,和歌对于您而言,还是过早了……”

“不,我的意思是说……虽然对于您的赞美感到很高兴,但是……您该好好地,先练练您的书法,如何?”




第十七封

「致  兼先生,

嗯,写这封信的时候,一时忍不住使用了堀川对您的称呼。

不过,平时在本丸里也同样是这么称呼您的。

虽然您也许是本丸里年龄最小的,呃,与其他人相比。

但在我看来,您同样属于长辈。

说起来,兼先生早在很久以前,就来到了这里呢。

初次见面时,感觉您既强大又帅气呢,是真的这么觉得。

后来新学会了一个词:爱抖露,意思就是偶像,总感觉您是最具有爱抖露气质的刀剑。

您时常说,您是实用性与美观并存的刀剑,这一点,我很赞同。

以及,您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些实用性与外表的观点,现在仔细想来,觉得很有道理。

总之,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兼先生收到了主上写的信吗?上面写了些什么呢?”堀川国广站在一旁,望着和泉守兼定手中的信纸。

和泉守兼定快速浏览了一遍信笺,得意的说,“她夸我是兼具实用性与美观的刀,还说我具备偶像气息……”

“是这样啊,我也是这么认为呢。”堀川国广微笑着说道。




TBC